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书画艺术欣赏

欢迎关注,转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晚晴山房書簡》再版後記  

2011-10-20 16:36:00|  分类: 佛教书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晚晴山房書簡》再版後記

紀念弘一大師圓寂七十周年(附生平年表)《晚晴山房書簡》再版後記 - 美女画家 - 书画艺术欣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道元編

 明年是二O一二年,是中國近代佛教四大高僧(虛雲、印光、弘一、太虛)之一弘一大師(1880-1942年)圓寂七十周年紀念,同時也是菲國佛教開教大師——性願長老(1889-1962年)圓寂五十周年紀念。這兩位大師生前道情法緣深厚,亦師亦友。前者,弘一大師在中國近代教育史上、文化史上、藝術史上和佛教律學史上,都作出了傑出的貢獻,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。尤其在藝術上,弘一大師的詩詞、書法、繪畫、篆刻、音樂、戲劇,無一不精,是位多才多藝全能的藝術大師。而後者,性願大師對閩南佛教貢獻良多,舉凡建寺造寺、創辦佛教學校、成立佛學研究社、傳授三壇大戒、講經說法、印贈佛經流通等,為佛為教無私奉獻。尤其性願大師赴菲弘法,開創菲律賓佛教新紀元,尊稱為菲律賓佛教“開教大師”。兩位大師在中國佛教史上和菲律賓佛教史上都寫下了光輝的篇章。我們擬定再版《晚晴山房書簡》,是對兩位佛教大師最好的紀念。    

      《晚晴山房書簡》是一九五八年菲律賓性願大師,為紀念弘一大師圓寂十六周年,把弘一大師寫給他的書信整理彙編成《晚晴山房書簡》出版發行,藉以追思緬懷弘一大師。眾所周知,弘一大師的書法,已被世人公認為一代書法大家,其書法獨特風格,被稱之為“弘體”。而《晚晴山房書簡》是弘一大師寫給性願大師的書信,字裡行間,真情流露他們之間的道情、法情,以及他們對佛法的探究、法務的研討、弘法的心得、行持的規範、行住坐臥的生活態度。閱讀大師的書信,讓我們重溫大師的心路歷程。因此,《晚晴山房書簡》具有著很高的人文價值、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。

林子青居士在《弘一法師書信》前言中說:“書信是一個人的生活實錄。要知道一個人的思想感情、學術觀點、交遊愛好與待人接物的態度,最好是看他與人往來的書信。這就是自古以來學者同人、高僧名士的書信受人愛讀的原因。弘一法師遺留下的書信,都是他的真情流露。無論是長篇累牘,或是短札數語,人們都是異常珍視的。要是能把它集合起來,印刷流布,該是大家所企盼的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最早搜集弘一大師書信的,是弘一大師的摯友夏丏尊先生編的《晚晴山房書簡》,共有三百七十餘通書信,由上海開明書店出版。夏先生在《晚晴山房書簡》的序文中說:“斯篇所收,皆師出家後所作。師為一代僧寶,梵行卓絕,以身體道,不為戲論。書簡即其生活之實錄,舉凡師之風格及待人接物之狀況,可於此仿佛得之。故有見必錄,雖事涉瑣屑者,亦不忍割愛焉。”

其次,一九五八年由菲律賓性願長老為紀念弘一大師圓寂十六周年,性願長老將自己珍藏多年的弘一大師寫給他的書信原件六十六通,以及弘一大師寫給廣洽、傳貫法師和勝進居士等書信約一百通,彙編成冊,書名仍稱《晚晴山房書簡》。但大部分都是夏丏尊先生編的《晚晴山房書簡》所未收入的。

其三,一九六一年由新加坡廣洽法師施資,由大師的學生豐子愷先生編輯出版的《弘一大師遺墨》中所收的弘一大師致楊白民、夏丏尊、劉質平、豐子愷等書信數十通。

再者,一九八六年由林子青居士根據上述已出版的弘一大師書信外,綜合自己所收集的信札,已達七百餘通書信,不沿稱《晚晴山房書簡》之書名,而改稱《弘一大師書信》,由三聯書店印刷。

我們再版性願長老彙編的《晚晴山房書簡》,加以完善。原版只是影印真跡原件,原件沒有注明時間地點,也沒有時間順序,字跡較小,不易看清,原件沒有釋文,難以看懂。我們再版,進行重新編排,放大原件,略顯清晰,加以釋文,便於對照閱讀。多數書信,按照時間順序編排,給以注明時間、地點,便於讀者有更深刻的瞭解和感受。今年編排刊印,明年是二0一二年,舉辦紀念活動之際,正式發行贈送,以此紀念弘一大師圓寂七十周年和性願長老圓寂五十周年。

 閱讀《晚晴山房書簡》,可以看出弘一大師雖然比性願長老年長九歲,但弘一大師出家比性願長老晚了十八年,依據戒律,以戒為師,性願長老的僧臘與戒臘都大過弘一大師。弘一大師深知其理,履行佛教的“以戒为師” 、“為法師尊,為教禮賢”的制度,視性願法師為教界長老。在往來書信中,弘一大師敬稱性願為“慈座”,自謙“後學”,直至終老,不改初衷。弘一大師每次致書性願長老,均在信端稱呼:“性公老法師慈座”、“ 願公法師慈座”、“古公老人慈座”,而在信末則自署“後學演音稽首”、“後學演音頂禮”、“後學演音和南”、“末學演音稽首”。由此可知,弘一大師對性願長老十分恭敬,相當敬仰,無比嘆服。

兩位大師法緣深厚。弘一大師與性願長老相識,從而留居閩南十四載,講經說法,結夏安居,著書立說,完成《南山律在家備覽》和《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》等著作,重興南山律宗,以致最後終老於泉州溫陵養老院。這一切皆與性願長老息息相關。

一九二八年冬,弘一大師偕同尤惜陰、謝國梁兩居士南游,欲赴暹羅(今泰國)弘法,抵達廈門,為道俗所阻,住南普陀寺,得到該寺監院性願長老的殷勤接待,數言相契,宛如故知,即結法緣。在性願長老的竭談裾垼艟訌B門,改變了大師的一生,從而放棄海外弘法。後來,弘一大師一應居止,性願長老都預作安排,迎來送往,禮遇相待,尊重大師的意願,弘法足跡,遍佈閩南各地,澤被十方。

一九三七年,性願長老受邀赴菲弘法,兩位大師天隔一方,但書信往來不斷。在性願長老住持信願寺時,長老請求弘一大師為信願寺做對聯一副。弘一大師應允題寫一聯:“佛宇光明,傳自震旦;聲教洋溢,奄有菲濱。”大師針對菲律賓佛教,作聯對一副,深具歷史意義。

由於日本發動侵華戰爭,菲律賓也被日本佔領,中菲郵路斷絕。一九四二年十月十三日,弘一大師圓寂於泉州溫陵養老院。身在菲國的性願長老卻不知道弘一大師已經往生。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,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,僑居菲律賓的性願長老從泉州道友的信中得知:弘一大師已于三年前生西。得知噩耗,痛惜萬分。當即雙手合十,虔漳罘穑砬笠淮呱鞣綐O樂,乘願再來!

性願長老為了紀念弘一大師,便籌印弘一大師的遺著和遺墨,以致紀念。從一九四六年至一九五八年間,相繼刊印弘一大師手書《金剛經》、《藥師經》、《阿彌陀經》、《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、《佛三身像贊》、《廣大發願頌》、《南山律在家略覽》、《律學講稿三十三種》、《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》等等達數萬冊。

一九五八年,為紀念弘一大師圓寂十六周年,性願長老把弘一大師寫給他的書信影印彙編成《晚晴山房書簡》出版。性願長老在《書簡》“弘師像贊”題詞中,高度讚頌弘一大師的高風亮節和戒行清淨的高尚德行:

至哉弘師,頂天立地。

卓爾不群,超然無際。

學貫天人,道通物外。

梵行冰清,禪關徹悟。

皈心淨域,撒手塵寰。

花枝春滿,天心月圓。

通過《晚晴山房書簡》的再版,讓我們再次回顧兩位大師的心路歷程;讓我們再次重溫兩位大師的嘉言懿行;讓我們再次瞭解兩位大師的深情厚誼;讓書畫愛好者更多領略弘一大師書法的精湛造詣;讓我們踏著兩位大師的足跡繼往開來;讓中菲兩國佛教徒友誼之花常開不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一一年五月 道元寫于岷里拉普陀寺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(附弘一法师生平年表

弘一法师圆寂七十周年纪念

《晚晴山房書簡》再版後記 - 美女画家 - 书画艺术欣赏

西元纪年
中国纪年
重要记事
一八八○
清光绪六年(庚辰)
◆ 十月二十三日(农历九月二十日)辰时,生于天津河东区地藏前故居李宅。生后,取名文涛。行列第三。
一八八四
清光绪十年(甲申)
◆ 五岁,八月五日,生父李世珍(筱楼)病逝。
一八八六
清光绪十二年(丙戌)
◆ 七岁,从次兄文熙(长兄文锦早亡)启蒙。
一八九二
清光绪十八年(壬辰)
◆ 十三岁,攻各朝书法,以魏书为主,一生从未间断,终成一格。
一八九七
清光绪二十三年(丁酉)
◆ 十八岁,十二月与天津茶商俞氏之女缔婚
一八九八
清光绪二十四年(戊戌
◆ 十九岁,八月,戊戌政变失败,刻‘南海康梁是吾师’长印一颗,以示对旧政体的抗议。先时在五月,奉母偕妻,南下上海,住法租界,加入上海‘城南文社’,开始文学活动。
一八九九
清光绪二十五年(己亥)
◆ 二十岁,三月,全家移居‘城南草堂’,同时遍攻诗、词、金石、书、画、戏剧。在上海艺坛,出露头角。
一九○○
清光绪二十六年(庚子)
◆ 二十一岁,三月加入‘上海书画家公会’为会员。同年,长子李准出生。
一九○一
清光绪二十七年(辛丑)
◆ 二十二岁,四月,入蔡元培主持之‘南洋公学’经济特科就读,改名李广平。
一九○四
清光绪三十年(甲辰)
◆ 二十五岁,次子李端出生。国事日非,浪迹燕市,与上海名妓李苹香、朱惠百、杨翠喜为友,诗画往还。
一九○五
清光绪三十一年(乙巳)
◆ 二十六岁,同年初,与许幻园、黄炎培等创办‘沪学会’。撰〈祖国歌〉。农历二月五日,生母王太夫人病逝上海寓所,哀痛万状,改名李哀;字惜霜。六月扶柩北上。七月二十九日在天津为母丧举行一次‘告别式’。去日本之前,填‘金缕曲’留别祖国。八月东渡日本。年底,办《音乐小杂志》,在国内发行。
一九○六
清光绪三十二年(丙午)
◆ 二十七岁,七月,参加东京‘随鸥吟社’,此后与东京诗人联吟赋诗多次。九月二十九日入上野美专,在上野攻西画之外,复在音乐专校攻钢琴,又学西洋戏剧于剧作家藤泽浅二郎之门。是年东,与留学生曾孝谷,组织‘春柳剧社’。
一九○七
清光绪三十三年(丁未)
◆ 二十八岁,二月,因国内两淮水灾,假东京乐座演出《茶花女》;六月,于本乡座演出《黑奴吁天录》等名剧,以门票收入赈灾,这是中国人演话剧之开端。时李叔同先生,在《茶花女》中,饰女主角‘玛格丽特’,在《黑奴吁天录》中,饰‘爱米丽夫人’。
◆ 同年,结识日籍夫人诚子。
一九一一
清宣统三年(辛亥)
◆ 三十二岁,三月,在上野专校,学成归国。前后留学日本五年七个月之久。回国后,在‘天津工业专门学校’,任西洋画教席。日籍夫人迳去上海,赁屋居于上海法租界。同年冬,国内盐业因清廷行政措施变革,导致家资数十万银元被倒,频临破产。
一九一二
民国元年(壬子)
◆ 三十三岁,冬假正月,由天津至上海,与日籍夫人晤面。任教于‘上海城东女学’,同年三月,参加柳亚子主持之‘南社’。不久,受聘先烈陈英士创办之《太平洋报》,任艺术编辑,与苏曼殊、柳亚子、陈兀我同事,并组织‘文美会’,编《文美杂志》。
◆ 七月,《太平洋报》倒闭,受聘‘浙江两级师范’《茶花女》中,与夏丏尊、单不ㄏ等同事,主教音乐、西画。
◆ 十月十日,国民革命成功。
◆ 此后,与夏丏尊成为莫逆之交,丰子恺、刘质平、吴梦非、李鸿梁、黄寄慈等为入式弟子
一九一三 民国二年(癸丑) ◆ 三十四岁,浙江两级师范,改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,公继续任教本校,五月,编《白阳》中英文专刊。
一九一五 民国四年(乙卯) ◆ 三十六岁,五月,在杭州西泠印社出席‘南社雅集’,与柳亚子等二十余人相晤。六月,撰《乐石社社友小传》,同年,作校园歌曲:送别、早秋、忆儿时等多首。此年与经学家马一浮缔交。
一九一六 民国五年(丙辰) ◆ 三十七岁,兼任南京高等师范教席(中央大学前身)。冬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十九日,在杭州大慈山虎跑寺,试验断食二十天,写《断食日记》,取号‘李欣’。此时学佛因缘成熟。
一九一七 民国六年(丁巳) ◆ 三十八岁,春假后,在学校开始素食,供佛像,读佛经。
   
   
《晚晴山房書簡》再版後記 - 美女画家 - 书画艺术欣赏
西元纪年
中国纪年
重要记事
一九一八
民国七年(戊午)
◆ 三十九岁,正月初八,在虎跑寺,皈依了悟上人。七月十三日,批第于杭州虎跑寺,依了悟上人为第度师,法名演音,号弘一。公离校前,将一生所积之艺术珍品、金钱、衣物全部分散。金表、诗词、书法卷轴、贵重纪念物全部留给夏丏尊。音乐、绘画、戏剧出家前所积的照片,按学生兴趣,分别留给丰子恺、刘质平、王平陵、李鸿梁......。衣物、用物,分散给校中的工友。上海家中的钢琴、字画、珍贵饰物、金钱,全数留给日籍夫人。金石作品,全部埋于‘西泠印社’印冢中。油画作品赠给国立北京美术专科学校。
一九一九
民国八年(己未)
◆ 四十岁,春季驻锡玉泉寺,四月到虎跑寺结夏,秋天挂单灵隐,冬残,回玉泉寺,与程中和居士共燃臂香,依天亲‘发菩提心论’,发‘十大正愿’。
一九二○
民国九年(庚申)
◆ 四十一岁,云水浙东,六月,至贝山闭关不成,至衢州,写经,整理藏经。本年写《金刚三昧经》、《无常经》、《大乘戒经》等多种经文。
一九二一
民国十年(辛酉)
◆ 四十二岁,正月,由贝山回杭州。三月,由杭州到永嘉,在城下寮(庆福寺)闭关,六月,在关中完成《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》初稿。
一九二二
民国十一年(壬戌)
◆ 四十三岁,正月,在城下寮礼寂山方丈为依止师。时俗家发妻俞氏夫人,在关中患重痢疾。
一九二三
民国十二年(癸亥)
◆ 四十四岁,初春,由温州经杭州、上海,云游至衢州,住莲花寺,刺血写经。四月再上海太平寺谒印光大师。腊月,恳请普陀山印光大师列为门墙。印祖劝告专修念佛三昧。岁底回永嘉。
一九二四
民国十三年(甲子)
◆ 四十五岁,五月,自温州至普陀山,参拜印光大师,侍奉七日。八月,《比丘戒相表记》定搞,青年僧因弘法师侍编。上海穆藕初居士,独资影印一千部。
一九二五
民国十四年 (乙丑)
◆ 四十六岁,朝九华山未果。
一九二六
民国十五年(丙寅)
◆ 四十七岁,三月,由温至杭,住招贤寺,约弘伞法师(程中和居士于民国十年出家之法名),于七月同去江西庐山,参加金光明道场。再牿岭五老峰后青莲寺,写《华严经十回向品初回向章》,为近代写经杰作。
一九二七
民国十六年(丁卯)
◆ 四十八岁,三月中,闭关于杭州城内吴山常寂光寺。时政府有灭佛之议。师召请地方政要集会于寺中,以短简示来宾,席间,婉言微语,潜移默化,然后,默坐良久,出席者读短简,汗颜不已。散会后,灭佛之说顿熄。短简中,所言何事,成为一秘。
◆ 同年三月十七日,为灭佛事,又函教育界名流蔡元培、经子渊、马夷初、朱少卿诸师友,提出整理佛教意见。
◆ 同年九月,丰子恺、夏丏尊、内山完造、叶绍钧、李石岑等,宴弘公于上海功德林素斋馆,斋后谒印光大师于太平寺。
◆ 同年底,丰子恺、裘梦痕二生,将师名曲〈朝阳〉、〈忆儿时〉、〈送别〉、〈悲秋〉......等二十多首,选入《中文名歌五十曲》一书,为国内各级学校音乐教材。
一九二八
民国十七年(戊辰)
◆ 四十九岁,初夏,在温州大罗山,行诛茆宴坐。七月到十月间,驻锡在上海江湾丰子恺家中,与丰同编《护生画集》,由丰绘图,师写偈语。十一月,在沪,与尤雪行、谢国梁二居士同去暹逻,船经厦门,与厦门士绅陈敬贤结缘,由陈介绍挂单南普陀寺。这是弘一大师第一次落迹南闽。
一九二九
民国十八年(己巳)
◆ 五十岁,四月,自厦门回温州,途经福州鼓山,发现清初刻本《华严经》及《华严疏论篡要》。师倡印二十五部,请日本出版家内山完造分赠日本各大学及国内重要丛林。九月,自温州到上虞白马湖晤夏丏尊。时夏丏尊、刘质平等为师集资建筑之‘晚晴山房’落成,这是初度驻锡此间。十月,在由温州去厦门,岁底,与太虚大师同去南安小雪峰寺渡岁,此为大师第二次去闽南。此时,师已与瑞今、广洽法师结法侣之缘。
一九三○
民国十九年(庚午)
◆ 五十一岁,正月自小雪峰寺,至泉州承天寺驻锡。四月,离闽南,回浙江。五月,至白马湖,住‘晚晴山房’,圈典《行事钞》。九月到慈溪北乡鸣鹤场白湖金仙寺,十月听静权法师讲《地藏经》,同时全力研究《华严》,并写成《华严集联三百》。冬底,回永嘉城下寮挂单。
一九三一
民国二十年(辛未)
◆ 五十二岁。正月,在庆福寺关中罹恶性疟疾。
◆ 七月,去慈北五磊寺,办南山律学院,不成。九月,接厦门广洽法师信,请回锡闽南过冬,道经绍兴,至上海,因中日关系紧张,不成行。年底,仍回慈溪,挂单龙山伏龙寺。
一九三二
民国二十一年(壬申)
◆ 五十三岁。春、夏、秋三季,云水浙东沿海各地。
◆ 八月,至白马湖,居法界寺,染伤寒,病愈。十一月自上海去厦门,挂单万寿岩,与性常法师结法侣之缘,此为第三次去闽南,自此定居。
一九三三 民国二十二年(癸酉) ◆ 五十四岁,五月,自厦门应转物老和尚请,去泉州,驻锡开元寺尊胜院。著作律学。
◆ 十月,出游泉州郊外,道经潘山,见晚唐诗人韩偓墓道,引为神交,后令弟子高文显,撰《韩偓传》,为《香奁集》翻案。十一月,在晋江南三十里草庵寺渡岁。
一九三五 民国二十四年(甲戌) ◆ 五十六岁。三月,去泉州开元寺,讲〈一梦漫言〉,旋住‘温陵养老院’。寺月十一日,与寺侣传贯法师,自泉州乘帆船出海,去惠安崇五净峰寺,有终老于此之念。至崇武后,因缘不留人,十月回泉州承天寺,在戒期中讲律,之后在回惠安,在乡间宏法,写〈惠安宏法日记〉。十一月后,染病,回泉州草庵寺,一病六个月,病中再立遗嘱,交由传贯法师执行。
一九三六 民国二十五年(丙子) ◆ 五十七岁。正月,从草庵扶病到厦门疗养,病中在南普陀养正院讲学。五月,病愈移居鼓浪屿日光岩闭关。十二月,离日光岩,回南普陀寺后山安居。
一九三七 民国二十六年(丁丑) ◆ 五十八岁。二月,在南普陀寺佛教养正院,讲〈南闽十年之梦影〉。三月二十三日,青岛湛山寺倓虚法师,派书记梦参法师持书专程南下,请师去青岛结夏讲律。四月五日,师偕传贯、仁开、圆拙诸法侣,与梦参法师,乘太原轮去青岛,十一日抵青岛,结夏,讲《随机羯磨》。苏州灵岩山妙莲法师来青岛依从,九月回厦门,途经上海,与夏丏尊晤面于旅邸,这一双挚友,一别六年,由夏请师摄影一帧。回厦门后,厦门面临战火威胁,师发愿与危城共存亡,除非厦门解厄不他行。直到岁底,始去泉州草庵。
一九三八 民国二十七年 (戊寅) ◆ 五十九岁。正月至四月,在泉州、惠安、鼓浪屿宏法,写字结缘。厦门沦陷前四天(阳历五月八日),受漳州(龙溪)佛教界之请,去漳州宏法,得免陷于危城,但却因此羁于漳州,直到十月,由性常法师接回泉州,道经安海,宏法一月,法缘奇胜,当时有《安海法音录》问世。十一月,驻锡泉州承天寺,与浙师学生──安溪县长石有纪晤面。
一九三九 民国二十八年(己卯) ◆ 六十岁。二月二十八日,自泉州乘车去永春山中蓬壶乡普济顶寺潜居五百七十二天,在此編著律学多种,与外界断缘,外界传说弘一大师圆寂于此。初夏,画家徐悲鸿,在新加坡为师绘巨幅油画像,存广洽法师处。
一九四○ 民国二十九年(庚辰) ◆ 六十一岁。九月二十日,在山中渡六十周甲世寿。十月九日,去南安洪濑灵应寺闭方便关,性常、广洽法师等影印《金刚经》,丰子恺绘《护生画集续集》为师寿。
一九四一 民国三十年(辛巳) ◆ 六十二岁。四月,去晋江檀林乡福林寺结夏,寄书各地师友,暗示行将告别。十一月,至泉州,作最后一次宏法活动,腊月底,回福林寺
一九四二 民国三十一年(壬午) ◆ 六十三岁。二月,应惠安县长石有纪请,至灵瑞山讲经,相约不迎、不送、不请斋。三月,回泉州,挂锡百原寺,不久移居‘温陵养老院’停止一切活动。八月十五日、十六日两天,在温陵养老院,讲《八大人觉经》(这是弘一大师最后一次讲经),同时在养老院向院中老人讲〈净土法要〉。八月二十三日,示微疾,但依旧写字与晋江中学学生结缘。二十八日下午嘱寺侣妙莲法师到室内写遗书,九月一日上午为黄福海居士写纪念册两本,下午四时写‘悲欣交集’四字,交与妙莲法师(这是弘一大师最后遗墨),九月初四(阳历十月十三日)下午八时,又胁而卧,安祥圆寂于养老院‘晚晴室’,遗嘱由妙连法师执行。临终前,师已分函上海夏丏尊、刘质平,向他们告别。
◆ 圆寂七天后(遗嘱中交代),九月十一日下午七十,在承天寺火化,色身仅穿旧短裤,以遮下根,依律而行,火化历一小时,荼毗时,多色火焰剧烈上升。在一百日内,由骨灰中,拣出各色舍利一千八百粒,舍利块六百多块。由妙莲法师供养,到一九六六年,十年‘文革’期间,被毁。灵骨塔于民国三十五年以后分建于杭州虎跑寺,及泉州清源山弥陀岩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